資源環境學院院網--華南農業大學

因為熱愛,故而潛心鉆研,數十年如一日,終躋身前沿,回報于社會;

因為擔當,故而孜孜不倦,傳道授業解惑,得春風化雨,桃李滿天下。


駱世明教授與記者


       可以說,要達成“鄉村振興”實非一日之功。早在這一戰略提出以前,許許多多關注并致力于農業生態的人們便已進行了長期的努力。他們不斷創新,謀求發展,為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駱世明教授便是其中一員。他言傳身教,為相關領域輸送了一批批優質人才。

       今天,就讓我們資源環境學院媒體信息技術中心帶你走進駱教授,走進這樣一位可親、可敬又可愛的教育科研工作者。

個人簡介

       駱世明,男,1946年4月生,全國教學名師,生態學教授,博士生導師。1968年畢業于華南農學院農學系農學專業,1968-1978在廣東省信宜農業局當農業技術員,1978-1982在華南農學院讀研究生,其中1981 -1982到美國佐治亞大學生態所進修。1995-2006年任華南農業大學校長。先后承擔歐盟國際合作項目等國際合作研究項目、國家973課題、國家科技攻關項目、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廣東省科技計劃項目、廣東省自然科學基金團隊項目等30多項,撰寫學術論文300余篇,出版教材或專著10多部。 他先后主編《農業生態學》(1987,2001,2009,2018)、《農業生態學實驗與實習指導》(2009)、《農業生態系統分析》(1995)、《環境保護與可持續發展導論》(2004)、《普通生態學》(2005,2011)等系列教材。2010-2012年期間牽頭出版了《生態農業與農業生態學》系列叢書共8本。他親自主編了其中2本,包括“十一五”國家重點圖書《生態農業的模式與技術》和《農業生物多樣性利用的原理與技術》。他獲得過包括國家科技二等獎在內的多項省部級科研成果獎勵。2000年獲得農業部頒發“全國生態農業建設先進工作者”稱號。


2018年4月駱世明教授在聯合國糧農組織的第二屆農業生態國際研討會上做引導性發言


駱世明教授向與會人員介紹稻田生物多樣性利用中的稻田養魚


       他先后擔任過世界化感協會(World Allelopathy Society)執行副主席、亞洲化感協會(Asian Allelopathy Society)第一任主席、中國農學會副會長、中國生態學會副理事長、中國生態學會農業生態專業委員會主任、中國農業環境協會副理事長、廣東省科協副主席、廣東省農村專業技術協會第一任理事長、廣東省生態學會副理事長、廣州市科協副主席、廣州市合力科普基金會理事長等社會專業技術職務。除此之外,駱校長還擔任過《生態學報》、《應用生態學報》、《中國生態農業學報》、《生態科學》的副主編,以及美國《Agroecology and Sustainable Food System》、《自然資源學報》和《農村生態環境》的編委。


駱世明教授主編的英文專著


       他的主講課程《農業生態學》2006年度被評為國家精品課程,2007年被教育部授予“第三屆高等學校教學名師獎”,同年被美國賓州州立大學授予“榮譽博士”稱號。2009年被華南農業大學研究生投票評選為“我最喜愛的導師”。2018年教師節被學校評選為“服務育人先進個人”。

累積經驗,普惠世界

       從大學時代起,駱世明教授便對農業十分熱愛。農學畢業,農場鍛煉,十年基層,國外進修,長期堅守。數十年的時間里,他始終奮斗在農學與農業生態前沿。本本教材,套套叢書,體系構建,深入研究,人才培養,在科研教育領域,做出了出色的貢獻。

       駱教授經常前往全國各地考察農民的農業耕作狀態,并多次開展農業生態方面的培訓與講學,為農民、企業的生產提供有益建議,耐心指導學生開展農業生態調研,親自前往農業環境監測管理站、農產品生產基地進行調研指導,率先提出生態農業建設中的“生態紅線”與“綠色清單”概念。此外,為了讓農業生態的技術儲備“落地”,讓農民、農業經營管理者可以付諸實踐,駱教授做了許多努力,在2017年香山科學會議中,他提出“要發掘農業生態服務功能,要讓它真正變成社會的行動,很需要建立一套完整的管理規章制度”,使“農業生態多功能”能成為社會共識。


2016年6月駱世明教授應邀考察甘肅的間套作


       如今駱教授在農業生態方面經驗豐富。但他并非空有學識而吝于與人分享的人。他對待自己的學生,抑或有心學習之人,總是親切交流, 傾其所學。這樣的奉獻又并不僅止于一個小圈子中。讓我國的成果與國際接軌,使科研成果普惠世界,亦是他當下奔波忙碌的目標所在。除了參加國內外的相關研討、指導、交流活動,駱教授還有許多專業著作。今年8月,由駱教授主編的Agroecological rice production inChina:restoring biological interaction英文著作也由聯合國糧農組織正式發布。 “這本書是面向全世界的”,提到此書,駱教授說道:“國際社會對中國的生態農業模式上還有許多不了解的地方,所以他們對這方面很感興趣。我希望通過這本書,把我國的經驗介紹給國際社會,讓各個國家能夠借鑒、使用和推廣中國在水稻生產方面這些好的生態農業模式和技術”。由此,中國經驗得以在世界廣泛流傳,并為外國農業發展提供來自中國的新思路。


聯合國糧農組織在其農業生態學知識網絡中心發布我校駱世明教授主編的 Agroecological riceproduction in China:restoring biological interaction


生態可持續,院校有作為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為人民創造良好的生產生活環境,為全球生態安全做出貢獻”。

       自十九大召開以來,習總書記在會議上關于生態文明與鄉村振興的內容被人們反復提及,可持續發展實為大勢所趨。作為農業生態領域一名德高望重的學者,對于人類行為不應對抗自然,科學研究應當關愛自然,駱教授有著深刻的理解和認識。“人與自然對立,則什么發展都持續不下去。就我們中國而言,人均資源少,人口稠密,如今我國工業化尚未完成,而各種資源環境問題、食品安全問題就已經頻頻發生”,駱教授這樣說道。


駱世明教授


       我們對國家在生態領域的策略都耳熟能詳,但作為一所農業大學的學生,對于鄉村振興戰略,我們究竟又能做些什么呢?駱教授首先表明了我院與生態文明有密切關系,他也說:“抓住‘可持續發展’的大趨勢,我們所能做的其實很多。當然,能不能最后起作用,就要看我們為其付出多少時間與精力,看我們的意愿和情懷了。”談及鄉村振興的相關工作,駱教授列舉了高校師生通過努力能夠有效介入的三個方面。就鄉村規劃方面,他說:“鄉村振興首先需要規劃。比如說生態環境與社會經濟的互動發展。由于生態文明貫穿了社會的方方面面,如果沒有總體規劃,就等于打亂仗”。在農業生產方面,可以從“怎么減少化肥農藥、保證食品的高品質;怎么利用相關知識開展生態農業建設”等方面下功夫;至于同學的生活方面,駱教授說“我們本身也可以培養與生態環境良好互動的生活習慣”,使生活“回歸自然與簡樸”。

千鄉萬村行,平等近鄉民

       不可否認,由于尚處于學習階段,學生要獨立地從專業角度參與到鄉村振興工作中是大多數人暫時做不到的。駱教授說:“同學們有意愿的話,可以下到鄉村、農戶,或者農業企業,在老師的帶領下了解情況,調查需求。不懂的就查文獻、問老師,然后與農戶朋友們一起努力改善現狀。”要下到基層,就需要與農民們交流接觸,其中的關系當如何處理,駱教授的看法值得同學們深思:“我們應當和農民平等相待。他們的行為模式背后有很多原因。即使是需要改變的一些行為模式,也只有了解了這些做法形成的原因之后,我們才能梳理出改變的思路,找到讓他們愿意改變行為的行之有效的方法”。黑格爾說過:“存在即合理”。運用在“下基層指導農民”改變不良行為習慣這件事上面,就應當理解為“不好的行為習慣背后都是有其產生的深刻原因”。如若不了解問題背后的原因便盲目指手畫腳,駱教授說這是“一種自上而下,趾高氣昂的態度”,“是錯的”。應當“深入實際,了解民情,深度剖析,由點到面”。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的孫慶忠教授,他每深入一個村落就與當地農民交心,交朋友。農民也把教授當成知心人。這個時候要了解情況、分析問題、解決問題就順理成章了。“這是我比較欣賞的方法”,在采訪中,駱教授向記者坦言。


2017年12月駱世明教授在中山市對沃土農業中心的返鄉青年講授生態農業培訓課程之后合影


       學術上十分嚴謹,生活上和藹可親。駱教授在與農民打交道的日子里,結識到了許多農民朋友。正是他的這種平等待人的態度,尋根問底的渴望,才讓他對鄉村振興有了更好的理解。這亦是將來從事該方面工作的人們應當采納的方法。

尊重學生,創造機會

       科研上成果豐碩,在教育方面,駱教授亦為良師。1989年他就獲得了“全國教育系統勞動模范”榮譽和“人民教師獎章”。1991年獲得了“留學回國做出突出貢獻”表彰。2007年,駱教授獲得了國家教育部授予的“第三屆高等學校教學名師”獎勵。除此之外,他還多次獲得了部、省、市和我校的教書育人獎及其他各類獎勵。在采訪中,當記者問及如何培養人才時,駱教授笑談:“教育可是個大命題啊”。他挑選了其中重要的兩個方面與記者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2017年5月駱世明教授為中國國際農業培訓中心授課之后合影


       “第一,老師與學生在‘未知’面前是平等的;老師要尊重學生”,駱教授這樣說道。作為新時代的學生,在與新潮流接軌上有著天然的優勢;作為新一代的青年,在創新思維上也是更勝一籌。駱教授認為,將學生們的勇于創新、思維活躍與老師們的豐富經驗相結合,取長補短,就能教學相長,共同進步。老師要發揮引領作用,幫助學生建立起對外界的興趣愛好,培養他們的好奇心。這才是好的教育方法。他也把這種思想其踐行到了自己的教學中去:面對請教,傾其所知;面對質疑,樂于辯論。他鼓勵學生“感興趣的問題就多問問。對于現成的答案要敢于質疑,對于沒有現成答案的問題,要按照事實和邏輯,勇于思考,提出假設,尋求答案,這就會成為創新的源泉。”

       “另外一個,則是要創造機會給學生多接觸實際”。為了營造一個相對安靜的學習環境,大學需要與社會有一定的分離。這無可厚非,是社會的進步。然而,駱教授也認為:“假如高校與社會完全脫節就有問題了。這種情況下,就可能出現面對社會現實問題,老師和學生,成了‘不知道’對‘不知道’了”。針對這一問題,駱教授向記者談及一次學校組織科技下鄉活動的經歷。由于部分學者只知“紙上談兵”,對著書本及論文做研究。當科技下鄉團隊面對農民提出的實際問題時,能夠提出解決方案的還是那些有基層和田間工作經驗的老教授。“學校和社會之間的關系要處理好,要銜接得上,這樣,高校師生隊伍才會成為鄉村振興的一股強大的力量”,駱教授說道。

尾聲

       初見駱教授,第一印象是和藹可親。談話中,又發現他是一位“老頑童”般的依舊有好奇心,是個思維活躍的人。當然,淵博的學識和豐富的閱歷自無需多言,面對問題他總侃侃而談,言語中是難掩的睿智與善意。更加難得的,是教授的謙和與胸懷:一個榮譽齊肩,舉足輕重,甚至曾是校長的教授,竟是一點架子也沒有。經多方了解,更訝異于他對待基層民眾、對待自己學生也是關愛有加。如此慢慢拓展,讓世界共享中國的農業成果。上汲知識之泉,下哺待興之土,甘泉不涸,滋養不斷,則鄉村可振興,生態可發展。以駱教授為代表,有了此般學者們的努力,綠色的未來小苗也就有了茁壯成長的土壤。


駱教授與記者們合影